• <span id="eaqsc"><output id="eaqsc"><b id="eaqsc"></b></output></span>

    <progress id="eaqsc"></progress>
    <optgroup id="eaqsc"></optgroup>
    <track id="eaqsc"><em id="eaqsc"></em></track>

    <track id="eaqsc"></track>

  • 我已授权

    注册

    华尔街越发不看好明年美股走势:贸易战、经济增长、利率.

    2018-12-06 17:50:00 环球外汇网  履霜

      Stifel的策略师Barry Bannister对美股看法悲观。他指出,他认为标普500指数2018年底目标位为2800点,在接受彭博(Bloomberg)调查的人士所给出目标点位当中为第二低。而且他预计标普500指数到2019年的目标位也为2800点。这一目标点位不涨或涨幅较低都将意味着所有回报都必须来自股息。

      更糟糕的是,Bannister担心,标普500指数未来10年的年均总回报率只有3%,其中1%来自股价上涨,2%来自现有股息收益率。若真的如此,美股将迎来失落的十年。

    这将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主要原因在于估值、资本成本以及股权风险溢价的正常化。许多年来,标普500指数的平均往绩市盈率都在16.5倍左右,如今约为18.5倍。

      这将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主要原因在于估值、资本成本以及股权风险溢价的正常化。许多年来,标普500指数的平均往绩市盈率都在16.5倍左右,如今约为18.5倍。

      其他策略师更为乐观吗?或许是的,但仅仅乐观那么一点点。

      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美股策略师David Kostin认为标普500指数2019年目标点位在2855点。这是他基于熊市情境、基本情境和牛市情境给出的预测加权平均值。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的量化策略师给出的今年年底目标点位为2900点。加皇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的Lori Calvasina给出的2019年点位目标也是2900点。

      上述四个目标点位似乎有一个共同之处:全都不乐观。这些目标点位相互之间的差距都在3%以内,意味着美股将录得个位数的回报,前提是标普指数可以维持住当前的水平。

      这几位策略师都对同样的问题感到担心:贸易、经济增长、日益趋平的收益率曲线、利率以及薪资上涨。

      Bannister说,中美贸易关系缓和所带来的任何好处都可能无法持久,而且欧洲和日本可能成为特朗普(Donald Trump)推文的话题。特朗普之前已发推文谈到对欧盟汽车加征关税的问题。

      Kostin写道,薪资上涨会挤压企业利润率。他估计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的劳动力成本与销售额之比为13%。

      就明年而言,抗跌型股票更受青睐。这几位策略师都看好医疗保健和公用事业类股。Bannister还青睐电信和消费必需品类股。但他说,即便是在选择一系列较为安全的股票时,也必须小心谨慎。以举债进行的股票回购已令一些传统意义上的安全股票比之前的周期有了更多杠杆。

      杠杆是另一种风险。当然,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担心。虽然这几位策略师在提及2019年时都没有用到“衰退”一词,但感觉上全球经济增长以及分析师的乐观情绪都不同以往了。

    (责任编辑:唐明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15.bet_www.15.bet